百度 但古村落的抢救和保护进度,远赶不上古村落逐渐消失的速度。

  12月10日至11日,“2019·南南人权论坛”在北京举办。与会中外嘉宾围绕“文明多样性与世界人权事业的发展”这一主题,着重就文明多样性背景下的人权道路选择、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全球人权治理、从发展权视角:“一带一路”促进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南方国家人权保障的实践与经验等分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交流并取得共识。

  与会专家表示,发展中国家仍然面临战乱、疾病、饥饿、生态环境恶化、欠发展等问题。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发展是最重要的人权,要尊重各国选择发展道路的权利,不能把人权政治化、武器化。

  马达加斯加参议院副议长、前总理库鲁·克里斯托夫·洛朗·罗杰认为,发展权应处于最优先地位。他表示,人权首先是指人的权利,就是人们能够自给自足、自我发展、自由活动,相互爱戴的权利,和谐共存的权利。任何人权都必须通过发展才能获得。

  与会者普遍称赞中国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张为解决当今世界面临的紧迫问题提供了可行的中国方案,是新时代国际公共产品。

  联合国人权咨询委员会成员、毛里求斯国家人权委员会主席迪鲁杰拉尔·巴兰拉尔·西图辛格表示,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合作是真诚合作的良好典范,不仅有助于改善受援国的道路和铁路等基础设施,还有助于提高当地人民的生活质量。

  与会嘉宾对西方在人权问题上奉行双重标准的作法提出强烈批评。他们指出,殖民主义在历史上给很多国家带来了人权灾难,今天西方仍然存在文化上的优越感,不尊重文明多样性,不尊重他国自主选择人权发展道路的权利。

  卢森堡CEC咨询公司首席执行官、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魏柳南表示,文明之间没有优劣之分,我们要遵守、容忍文化的特殊性,更好地定义和界定人权,让它反映发展中国家的意愿。

  中国外交部人权事务特别代表刘华在总结发言中说,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主权安全、发展和人民幸福就是最大的人权,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维护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是真正的国际民主。发展中国家要共同推动人权事业的健康发展,反对干涉、反对霸权、反对单边主义。